全部

艺术源于生活 笔墨当随时代

来源:周口日报

作者:

2021-02-22

理勤功

记得2000年出差去北京,我乘坐从西华开往郑州的公共汽车,(当时我们这里还没有高速,更没有高铁),途经扶沟车站时,上来一位看起来像基层干部的乘客。上车后,他就坐在我前面的空位上,小心谨慎地拿着一把成熟了的大豆棵。那豆棵比一般的豆棵要高出许多,豆棵上挂满了鼓油油的豆角,下半部分还用一张报纸包得好好的。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大豆。我好奇地问:“同志,你拿这豆棵干什么?”

“去郑州,向省党代会汇报……”停了一会儿他又说:“这是我们的科研新成果,叫新科世纪豆。”

“这种豆一定有很多优点吧?”

“那当然,它就一个独杆,一般高一米二左右,不发叉,抗倒伏,籽粒饱满,产量也高……”

“师法自然!”中国传统文化以自然为师,物我两忘,天人合一。尊师崔子范先生曾经教导学生说:“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,画的内容应当反应现代政治、现代生活、现代社会,具有时代精神、时代面貌的艺术作品。”

这个新科世纪豆勾起我的创作冲动,我决定把它画出来。

初稿时构图比较简单、拘谨,一棵一棵、一排一排的大豆死死板板,没有什么味道,不能表现出新科世纪豆的面貌,给人的印象是大豆棵而不是艺术品。

2001年秋,又到了豆子成熟的季节,我决定到豆田看看,说不定能得到些启发。

我站在豆田边,近处一棵棵豆秆上挂满了豆角,豆棵下铺着厚厚的一层豆叶。向远处望,那鼓油油、饱盈盈的豆角,虽然向下垂吊,但看起来却像是满坡的生灵,在昂着头、仰着脸向我打招呼,笑迎丰收的人群。我顺手剥开一个豆角,看到了那硕大的豆粒,闻到了大豆的清香,尝到了豆汁的甘甜,一个新的构想形成了……

“简之又简,损之又损!”也许更能直抒胸臆……创作时,我删去豆秆、豆叶,突出展现豆角。

作品即将完成时,我请崔子范老师指教。崔老对我给予鼓励,并说:“笔墨当随时代。我们的时代是快节奏的时代,所以画风应当更强烈些,用笔、用墨、用色都应当更强烈些。”遵照老师的指点,我又在色彩方面作了大胆的夸张,吸取民间美术的特点,改深赭基调为大红基调,配以桔红和桔黄,形成了较为强烈的画面。大豆也运用了概括的手法,增强了形式感。

数次易稿之后,2002年3月,我终于完成了《新科世纪豆》的创作,入选了由中国美协主办的“迎奥运中国画大展”。之后,我又陆续创作了《艳阳秋》《秋天的歌》《飘香》等,参加了由中国美协主办的“菜香情·中国画大展”“太湖情·中国画提名展”“李苦禅艺术馆暨全国中国画提名展”。

创作中,我得到了恩师崔子范和中美协展览部主任胡宝利的多次指导和鼓励,在思想境界、画面构成、色彩变化等方面,都有改进和提高。最近,我创作了这幅《秋染黄泛区》,参加了由中国美术馆、中共周口市委、周口市人民政府主办的“黄泛区新歌——弘扬黄河文化·周口书画作品展”,得到了中国美术馆艺委会的好评。作品以传统大写意笔法,包含对中原故土的热爱,表现昔日的黄泛区在党和政府正确领导下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处处生机勃勃、红红火火、林茂粮丰、花果飘香。

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时,中国美术家协会驻会副主席、党组书记徐里,中央美术学院修复研究院院长、中国美协壁画艺委会主任王颖生,在《秋染黄泛区》画前,留步良久,品评指导。徐里评论道:“画得好,很厚重,既有传统还有现代的构成,色彩对比关系也好。”王颖生说:“他是崔子范的学生,主要画大写意,半工半写也很好……”画家皮伟热情介绍:“这是我们周口80多岁老画家的作品,中国美协会员……”

简短的话语肯定了我前进方向,我将一如既往在生活中寻找艺术的真谛。

生活是艺术家的母亲,是艺术创作的源泉。只有懂得生活、发现生活、观察生活、体验生活、总结生活,才能创作出反应生活、歌颂时代的优秀作品。

[责任编辑:袁甜甜]

送彩金的棋牌网站大全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